溟汎

如果存在那么一个世界

人设从初中的时候就想好了,到了大学才有时间码出来,正篇现在在写大纲,迟早有一天会写出来的!
不过没有正篇你们看不懂番外罢了2333333
第一次写文,文笔可能比较差,希望看到了的大佬轻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深夜,一辆黑色的轿车在空无一物的道路上行驶着。

 

「啊——居然睡着了,明明平时精力比谁都要旺盛的,现在安静下来了倒像个小孩子一样。」sake从副驾驶的位置回头看去。

 

此时的len正靠在卡诺的肩膀上睡觉。

像一只小猫一样,依偎着主人睡着了。

 

「睡得这么熟,看来主人这次真的是很累了。」

卡诺看着len笑了笑。

 

「姐姐大人也给我靠一下吧,我也很累了。」

说着,sake张开双臂向正在专心驾驶的莱茵扑了过去。

「不要闹,我正专心开车呢!」

莱茵腾出一只手将她扑过来的脸给按住了。

sake无奈只好乖乖回到的座位上。

 

「不过果然还是好无聊呀……」sake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说着「说起来你和len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好呀,总感觉这个小少爷到现在还是不太信任我……」

 

 

「好像从一开始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的,sake要听听我们以前的故事吗?」

 

「好呀,好呀!我最喜欢听故事了!」

 

「嗯,让我想想,我和主人的故事,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……」

 

 

卡诺看向了len,过往的记忆不断的被翻了出来。慢慢的,回忆停在了7年前的那一天,对,那就是故事开始的时候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似乎也是这么一个深邃的夜晚,在这个偏僻的豪宅的一个房间里……

 

「Die Hüter der zahlreichen wunder——(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守护者啊)」

 

一位少年手持一本古老厚重的书籍,正咏唱其中记载着的咒语。

 

「Und ich befehle dir, kommt in dieser Welt——(现在我命令你降临于现世)」

 

压低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稚气,从身形来看只是一个孩子。

 

「Gehorsam, befehle von mir——(服从于我,听命于我)」

 

古旧的木制地板上浮现出的魔法阵微微发亮,少年手中的魔法书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疾风吹得接连翻页。

 

「Mich MIT meinem namen - und sie unterschreiben Vertrag——(以我“连•维奥尔德”之名与你签下契约)」

 

少年把手举于胸前,魔法阵发出的光充斥了整个房间,手上的书翻页的速度也愈发加快。

 

「出现吧!我的从者——」

 

魔法阵从中心发出更加刺眼的亮光,空气好像开始颤抖了起来……不,少年已经能感觉到整个房间在明显的震动。下一个瞬间,少年手中的书被风吹到了最后一页并合上,房间内的光芒骤然消失,一切恢复了平静。然而与刚才不同的是,魔法阵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位少年,秀气的脸庞,温暖的笑容,碧蓝的眼睛,背后洁白的翅膀使他成为整个房间里最显眼的存在。

两个人相互对视着。

 

 

「你……你是?」

 

「我叫卡诺,受召唤现身于此。」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「哎?!魔法居然还能召唤从者!」一旁的sake发出惊讶的声音打断了卡诺。

「我决定了!我要是学会了魔法我一定要召唤一个跟莱茵一样的从者,哎嘿嘿嘿~」

 

莱茵感受到了从右边传来的一阵寒意。

 

「其实就现在而言用召唤一个侍从是不太现实的,必须拥有十分强大魔力才能实现。我也不太明白主人那时候是怎么把我召唤出来的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兴奋的sake冷静了下来。

 

 

「卡诺,冷……」靠着卡诺的len稍稍动了一下。

 

「好,好」卡诺用手把len往自己这边轻轻推了一下,两个人靠得更近了一些。

「那我继续讲下去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被召唤出来以后,主人十分的开心,非常激动的跟我讲了许多的事情,一直到很晚才睡觉。

 

第二天我以被收养的孩子的身份住在了这里,成了主人的贴身仆人,每天的任务就是照顾他,陪着他。

 

那真是非常快乐的一段时光呀。直到那一天……

 

 

「len,你过来我房间一下,我有事想和你谈谈。」

一个男人的声音闯进了这个房间。

他是len的爸爸,杰里夫•维奥尔德。

 

len跟着这个声音走了出去。

 
两个人走到了一个房间里。
这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,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华丽的收藏品。淡黄色的灯光从各个方向照射出来,经过这些金制藏品的折射投入到这个房间之中,让整个房间显得更加富丽堂皇。

 

但是len讨厌这里。于是他先开了口,想让这个对话尽快结束。

「怎么了吗,父亲大人?」

 

「你不会,又在弄魔法那方面的东西了吧……」

 

「……」le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像是被抓到把柄了一样僵在了原地。

 

男人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,抽了起来。烟慢慢的在房间里面扩散了开来。

 

「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再去研究魔法这种老掉牙的东西了吗。现在魔法能做的事情科技都能做到,我们维奥尔德家族也是时候该改行了。」

 

烟随着男人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一起吐了出来,缭绕在len的周围。

烟的味道让len感觉很不舒服,喉咙堵塞着。

 

「可是,妈妈她说……」

「你妈妈她就是被魔法给害死的!」

男人用力的锤了一下沙发。

len站在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

整个房间仿佛静止了几秒。

随后男人开了口

「好,过去的事情我不会追究,毕竟你是她的儿子。不过如果你再去碰任何有关魔法的东西,你就给我离开这个家!」

「现在,回房间去吧。」

 

 

len从这充满了令人不舒服的烟雾的房间里走了出来。失落的走回了房间。

——再也不能使用魔法了吗……

 

 

「咔哒——」房间的门被打开了。

 

「主人!」卡诺看到len走了进来非常开心。「怎么了吗,脸色这么差……」

 

「啊哈哈,没事……」len十分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脸。

 

「有什么心烦的事情就和我说吧,或许我能帮你解决呢。」卡诺脸上展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微笑。

 

len仍然站在门口,手扶着门把手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

len把脸稍稍侧了过去,说:「呐,卡诺,即使我以后不再是你的主人,你也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的,对吗?」

——一个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了的问题,似乎自己就不该这么问的,在问出口的那一刻就开始后悔了……

——不过,自己还是想知道,如果抛开被契约约束了的这个关系,你会怎么回答呢……

——手也因为这个接下来这个不确定的答案而下意识的抓紧了门的把手……

——我们还会是朋友吗……

——你的回答呢……

 

「嗯,我会的。」

非常平淡的回答,没有一丝的犹豫。

似乎从一开始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了呢。

 

「哈哈,这是基于契约中“永远忠诚于我”这样的约束你才会这么说的吧,像我这样的人……」

——像我这样没用的人……

 

「并不是的,在我看来主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法师。」卡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向len慢慢走去。「如果没有约束,能和主人像现在这样交上朋友我也一定也会非常高兴的。」

 

len抬起了头,和来到自己面前的卡诺对视着。

——你这个笨蛋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是能给我带来无限勇气的这件事情,你自己难道没有一点知觉吗……

 

「卡诺……」

「嗯,我在,有什么吩咐吗?」

「和我一起,从这个家逃出去吧!」

 

 

夜里,稍微晚一些的时候。

整个豪宅都陷入了沉睡,只有一个房间仍在骚动着。

两个少年正制定着如何从这里逃出去的计划。

 

终于,大厅的钟准时的敲了12下。

那个房间的窗打开了。

 

「卡诺,不问问我到底为什么要从这里逃出去吗?」len站在窗前,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月亮这么问到。

 

「这是主人你的决定,我只是这么遵从而已。」

 

「我并没有命令你遵从我的选择。那如果按照你自己的想法,你还会跟着我吗?」

 

「我只是想在主人的身边而已,无论这个决定是正确还是错误。」

 

「你这人……」len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,不过很快就换回了平常的语气「算了,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了。」

 

「好的!」

 

在夜色的保护下,两个少年从窗户一跃而下,消失在了森林之中。

 

 

似乎就连天空都在关照着他们,刚刚还是撒满了大地的月光,现在都被云朵给遮住了,没有一丝光芒能逃出来。

 

周围一下就暗了下来,不过这样正好,逃跑的时候不就是需要这样的气氛吗。

 

两个人缓慢的在森林中移动着。

「呼——」len喘了口气。似乎已经走了非常长的一段路了,看样子只要顺利,很快就能走出这片森林……

 

「主人!小心!」

在卡诺的叫喊声中,len感觉自己被推了开来,倒在了地上。

随后周围的地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裂声,像是什么巨大的东西砸了下来。

 

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在离之前位置很远的地方了,卡诺挡在了自己的身前。

 

仔细一看刚刚砸下来的东西……

等等,那不是物体,而是一个人!

而且这个人我是认识的。

 

len站了起来,对着声音的制造者说「怎么了吗,管家大人。能让您深夜出现在这样的地方,想必一定出了什么大事吧。」

——啊啊,最麻烦的事态还是出现了。

 

面前的这位是维奥尔德家的管家,身穿一套黑色的西装,手上拄着一根貌似是用来装饰的木制拐杖,鼻梁上顶着一副老式眼镜,长相有些沧桑,看起来经历了许多的事情。

不过正是因为经历了许多,所以才能当上管家的吧。

现在他所站在的这块地面上的凹陷,就是对他实力的证明。

 

「小少爷,我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事,你心理还不清楚吗?」管家轻轻扶了扶眼镜。

 

「啧,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……」

 

就现在这个情况看来自己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打倒他从这里逃出去;要么乖乖的跟他回去。

 

len自己心里也明白两个人之间实力的差距,毕竟自己在平时和他切磋的时候一次也没有赢过。

 

——不过……

len看了眼挡在自己身前的卡诺。

——我可不能在他的面认怂呀!

 

「那么,小少爷请乖乖跟我回去吧。」管家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们,似乎len会跟着他回去已经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了。

 

突然,一道蓝白色的光伴随着枪声从这片森林的某个地方射了出了。从卡诺的身边,到管家身旁的地上。电流的声音跃动在耳旁,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些闪烁的电光,地面被这强大的电流烧出了黑色的痕迹。而这道光的源头,是len手中的枪。

 

时间仿佛停顿了几秒,虽然不是很久,但是对于len来说这几秒比之前自己活过来的11年还要煎熬。自己的手还在因为刚刚开的那一枪而微微颤抖着,心跳也是加快到了极点。

刚刚的那一枪,是自己对这种逆来顺受的日子的终结,是自己第一次违抗父亲的意愿。

 

「我是不会回去的!」len的声音中有着些许颤抖,但是语气十分的坚定,手中握着的枪也对准了管家。

 

「嚯,本来我还以为不用武力就能把这件事情解决的,现在看来……」

 

一种不好的预感从len的全身穿过。

「卡诺!快跑!」

说着,自己也向后跑去。

 

「轰————」

巨大的撞击声再次出现。

回过神来刚刚所站的地方已经又变成了一个坑。

虽然已经看过了一次同样的招式,但是这样大的破坏力还是会让人感到害怕的呀。

 

——该怎么办呢……

len在大脑中飞速的思考着。

 

「卡诺,听我说,这个样子下去不是办法。他这样追着根本就没有突破口,在他下一次攻击之后我们分头跑,他是没办法追两个人的。」

「嗯,然后呢?」

「他一定会选择追我的,我想办法拖着他,你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击就行。」

「主人,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?」

——这真是一个蠢问题呀。

「我相信你,所以你也可以相信我,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主人呀!」

「嗯,我相信主人。」

不知道为什么,刚刚的恐惧感全部都消失了,卡诺的声音是有什么特殊的魔力吗。

 

「要来了!」

又是那种像是触电一般的感觉,随后脚下出现了一个紫色的魔法阵。

「卡诺,跳起来!」

两个人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跳去。

魔法阵发出了耀眼的光芒,整个地面炸了开来,碎裂的土块飞散在四周。

爆炸的声音结束后,卡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——看来卡诺已经跑开了,那么,要开始反击了!

 

「躲开了吗?小少爷比之前进步了不少呀。」

刚刚还是奔跑着的管家,现在速度已经慢了下来,缓慢的走着。

——现在小少爷似乎开始着手来对付我了,既然他不想这么快跑出去的话,那么就来陪他玩玩吧,让我来看看他到底进步了多少。

 

天空中的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开来,柔和月光打在了管家的脸上。

他笑着。

那种笑似乎是对这已成定局的“游戏”的一种享受。

他拄着拐杖,不慌不忙的向前走去。

 

这片森林突然安静了下来,一缕白烟从森林的某个地方冉冉飘起,消失在了半空中。

空气中弥漫着些许烧焦的味道。

 

此刻,len正屏着呼吸,静静的趴在树干上,从瞄准镜中观察着远处慢慢靠近的管家的一举一动。

两个人从刚才开始就没再有什么动作了。

瞄准镜的中心是管家的脑袋,只要现在扣下扳机,他就会毙命于此,自己和卡诺就能逃出去。

但是len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知道这么做的成功率很低,而且只要一旦失败,自己的位置就会暴露。

而且就以管家老谋深算的性格来说,敢这么随意的走在我的狙击范围之内,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防备。

现在只能等待一个机会。

 

瞄准镜中的管家突然停了下来,张望了一下四周。

——现在是不是就是那个机会了呢?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不如……

len这么想着,扣下了扳机。

枪声响起,蓝白色的电光再次从枪口射出。

光束贯穿了挡在前面的树木,笔直的向着远处的管家射去。

就是那么一瞬间,子弹击中了物体,电流从击中的地方四溢开来,范围内电光不规则的跳动着。

跳动的电光持续了一会,慢慢的消散了。

 

len再次从瞄准镜中看去,刚刚击中的地方大部分的树木被烧焦了,中心已经成了凹下去的一个小坑。但是瞄准镜中并没有管家的身影。

那种程度的攻击他不是被烤成焦炭了,就是根本没有命中。

len现在十分的慌张,不停的变换着瞄准镜的方向。看来他也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打中。

不过无论怎么也找不到管家的位置。

不好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。

「是在找我吗,小少爷?」

一个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让len打了个冷颤。

——在下面!

一瞬间,len就好像通电了一般明白了现在的状况,迅速的将枪口转向了树下,开了一枪。

「砰!」

电流涌出,借助着后坐力len跃上了半空中。

管家从电流中冲了出来,以一个很快的速度逼近着len。

「砰!」「砰!」

len又向下开了两枪,第一枪打偏了,管家很轻松的躲了开来。

而面对迎面而来的第二枪,管家用手中的拐杖轻轻一挥,子弹的轨迹就发生了偏折,转向了远处的森林。

很快,管家就越过了len,凌驾于他的上方。

那一瞬间,仿佛时间都静止了,两个人相互对视着。

在月光的照耀之下,len看清了对面这个人的表情。

他在笑。

那种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把猎物逼入绝境的猎人脸上的表情一样。

恐怖狰狞。

他在享受着这个过程。

 

不过很快,时间再次流动,管家将拐杖举过头顶用力的挥下。

len下意识的将枪举了起来,想挡下这一击。

随后,金属物体与木制物体的碰撞声响彻在了整个森林之中。

下一秒,伴随着从手臂传来的一阵剧痛,len飞了出去。

顺着有些扭曲的轨道飞了出去。

 

len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能感受到的只有手臂上传来的痛楚。

不过很快他的思绪就被背后又一阵剧烈的疼痛拉了回来。

他撞到了一颗树上,停了下来。

 

len的整个身体都嵌在了树上。

耳旁萦绕着一种“嗡嗡”的声音,还有自己身上微弱的电流声。

len稍微动了一下,从树干中挣了出来,落在了地上。

一阵恶心的感觉在胃里涌动着。

 

——可恶,他是想杀了我吗……

——要不是刚刚我用电流缓冲了一下,可能现在骨头都散架了……

len坐在地上靠着树干,缓慢的调整着呼吸。

管家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,站到了len的面前。

「怎么样,小少爷,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吧。」

管家依旧在笑着。

虽然这种笑带着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,可是len看来,这种笑又是另外一种感觉。

「请原谅我刚刚的无理,但是维奥尔德大人(就是len他爸爸)说了,只要给你一些教训,下次你就会长记性了。」

 

——就……到此为止了吗……

len这么想着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「当!」

一阵金属与木头碰撞的声音再一次回响在了这片森林之中。

len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面前,管家手中的拐杖与卡诺手中的剑撞在了一起,两个人僵持着。

不过很明显,管家处于下风。

拿着拐杖的手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略微颤抖着,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吃力。

「当!」

一声轻响,管家被弹开了,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,还因为重心不稳的缘故摔倒在了地上。

他一只手撑着地,另一只手拄着拐杖迅速站了起来。

他脸上的表情变了,不再那种让人猜不透的笑了,而是一种惊讶、恐惧、凝重混合在一起的表情。

 

而此刻站在他对面的卡诺正用剑指着他,眼神中是盖不住的愤怒。

「你是不是忘记了,你的对手是两个人?」

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,像是狮子的低吼。

卡诺是真的生气了。

这还是len第一次见到卡诺的这副模样,平时一直在他身边傻笑的卡诺,居然也能有这么厉害的一面。

——之前怕他受伤才把他支开的我真是个笨蛋呀。

——但是,他是在为了什么生气呢?为了我吗?

 

卡诺深吸了一口气,将剑举了起来,摆出了一副要进攻的姿势。

管家低头思考了一会,开了口

「好吧,你们赢了,我可以当做今晚什么也没有看到,放你们走。不过你们可不可以也放过我这个老头子呢?」

语气中满是妥协的味道。

不过卡诺仍旧举着剑不肯放松,他稍微侧头看了一下len,等待着len的答复。

 

「哈哈,那还真是谢谢管家你“大发慈悲”放我们走呢。」

len看着管家,朝他挥了挥手。

「那在下就先回去了……」说着,管家慢慢向后走去,消失在了树木的阴影之中。

 

直到管家的背影从视线范围内完全消失,卡诺才把剑收了起来。

随后向len扑了过去。

「主人!没事吧!」

「嘶——!」

一声急促的吸气声,吓得卡诺赶紧放开了手。

「对……对不起。」

「没……没事。」

眼前的卡诺恢复了原本的样子。

和其它人不同,这大概就是他最真实的样子吧。

「很疼么?我带主人你去医院吧,能站起来吗?」

len试着稍微用了一下力,但是得到的是从身体各处传回来的疼痛。

「大概站不起来了,这种偏僻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来的,我也还没有学会空间传送的魔法……对不起,给你拖后腿了。」

「怎么会,」卡诺笑了笑「来,主人,抓住我。」

卡诺缓缓的将len抱了起来(公主抱,我不会写,你们自行体会一下),动作非常的轻。

「等等,你要干什么?」

一对洁白的翅膀慢慢的从卡诺的背后展开,皎洁的月光洒落在羽毛之上,泛起了柔和的白光。

——啊啊,我都忘记了,这家伙事个天使呀。

「主人,抓稳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夜色之下,两个人飞离了这片森林。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「唔,原来你们以前还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呀,看来以后我得对这个小少爷另眼相看了呢。」

sake在座位上玩着自己的头发,不断的用手指把它们卷成一团,然后再慢慢的梳理好。

 

「哈哈,主人其实很厉害的呢。」

卡诺伸手去摸了摸len的头。

 

「不过我有个问题啊,你为什么会知道一些以len的视角发生的故事呢?比如他爸爸和他说话那一段。」

sake又用手指把头发卷了起来。

 

「从那时候开始我和主人就住在了一起,偶尔晚上他一个人睡不着,跑到我房间里来和我说的。」

「嗯????」

sake意识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,迅速的转头看向卡诺。

卡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让sake这么激动,尴尬的笑了笑。

「在床上?」

「嗯,是呀!」

卡诺脸上闪烁着天真的光芒。

sake捂住了脸,默默转了回来。

「呐,姐姐大人,我们晚上也一起在床上促膝长谈吧,我想知道你的一切!」

「你想过来的话,就先做好被我暴揍的准备吧。」

「……不!!!为什么!!!!」

sake的呐喊声在车里回荡着,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。

 

一个和平的夜晚,一辆汽车正外道路上行驶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完)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:

「咚。咚。咚。」

夜里,木制的门被敲响,随后被缓缓的推开。

身着西装的管家走进了这充满了淡黄色灯光和金色饰品的房间。

「怎么?这么狼狈,连两个孩子都打不过?」

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烟被一圈一圈的吐出

 

「十分抱歉,我没有料到那个卡诺这么厉害,能在我的拐杖上留下划痕的人不多,而他是其中一个。」

管家略微低着头,神情十分懊悔。

 

「也罢,我早就知道这个家留不住他,既然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能独自一人出去闯荡了,那我也没什么理由再留着他了。让他去吧,或许成为一个和他母亲一样的人能让他更好的活下去。」

男人将手中的烟掐灭,扔进了烟灰缸中。

「对了,记住关注一下他们的生活,有什么能帮的忙就尽量帮一下,尤其是经济上的问题。」

 

「好的,我明白了。」

说完,管家走出了房间。

 

留在房间中的男人望向了窗外的月亮。

——瑞亚(len母亲的名字),有这么一个憧憬着你的儿子,你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呢。

 

 

 

(后记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