溟汎

番外

这是一个番外,以后可能会归到主线里面,但是上次难得出门看到街景实在太想写了,就先摸个番外出来。



元旦前一天的夜晚,跟随着拥挤的人流,sake和莱茵从地铁口走了出来。

sake深吸了一口气,冰冷的空气刺激着鼻腔,给人一种很舒爽的感觉。
「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舒服,地铁里面的人好多呀。」
「明天就元旦了,今天晚上人当然多呀,都等着跨年呢。」
身后的莱茵跟了上来。
放眼望去,这条繁华的商业街上都是人,人,人,人,人。
牵着手走过的情侣,带着孩子的父母,成群结队的朋友……占领了这条大街。
天气很冷,大家都穿得很厚实。
莱茵扯了扯sake鹅黄色的羽绒服
「可别走丢了。」
「嗯!」

两个人在街上跟随着人流向前流动着。
街边店铺的招牌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彩灯。
百货大楼外巨大的LED屏上“元旦快乐”这四个大字在不断变换着颜色,交替闪烁着。
路边的小吃摊香气四溢,诱惑着走过的人。

正专注地听着旁边音响中播放的流行音乐时,莱茵的声音从身边传来。
「怎么了sake,刚刚突然说想出来逛街。」
「没呀,就是想久违的和姐姐大人一起出来逛逛。」
「一起的话,我们不是基本每天都在一起的吗?任务也好,上学也好。」
「那些时候卡诺和len也在,我是想和姐姐大人独处!独处!」
说着,sake抱住了莱茵的手臂。
「好啦,我知道了。那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?」
「唔……」
sake低下头在想些什么。
——虽然刚刚把姐姐大人带了过来,但是到底要去哪……还没有想好……

莱茵似乎看出了sake在想的东西,笑了笑说
「这前面有一家很好吃的家庭餐厅,我们就去那里吧。」
「嗯!」
抱着莱茵手臂的sake立刻回答了。

跟着不断涌动的人流来到了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。
这里是一个广场,比起之前走过的商业街,失去了那些嘈杂的从喇叭中播放出的广播声,显得更为安静一些。
中间有一颗用全息投影投影出来的巨大圣诞树。树顶的星星发出了最耀眼的亮光,将周围都给照亮了。细看过去有一些雪花正从树顶飘落下来,柔和的灯光打在圣诞树上,树上的铃铛正反射着灯光,一闪一闪的晃着眼睛。树下的礼物散落了一地,不过你捡不到就是了。

一旁,sake瘫在了椅子上呆呆的望着天空,一副再也走不动的样子。
「这排队的人也太多了吧,整整排了快半个小时,最后还是坐的露天餐桌。」
sake叹了口气,随后将身体完完全全的嵌进了椅子里。
「哈哈,这条街上哪都是这么多人,这家餐厅当然也不例外啦。」
莱茵将刚点的饮料通过吸管缓缓的吸入口中,吸管由白变红,由红变白,不断的重复着这个过程。
「不过刚刚为什么不等一个店里面的位置呀,里面还有暖气,多好。」
sake小小的抱怨到。
莱茵指了指旁边投影出来的圣诞树。
sake看了过去。
「是……是挺漂亮的啦,不过圣诞节都已经是6天以前的事情了,现在可是元旦哎。」
莱茵没再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,一脸“等下你就知道了”的表情看着面前的sake。
sake也只好无奈的符合着笑了笑。

点的菜很快就端了上来。
尝了几口。
怎么了呢,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两个人,两碗饭,几碟菜,和在家里吃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。味道也好,口感也好,一如既往。
明明是这么普通的一顿饭,但是总是有什么地方的感觉不一样。
是因为这是在餐厅里吃的吗?
是因为身后的圣诞树太漂亮了吗?
不,都不对,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就在我的面前吧。

「怎么了sake,盯着桌上的菜在那里傻笑。再发呆的话肉就要被我吃完咯。」
说着,莱茵又夹起了一块肉送进嘴里。
「啊!姐姐大人好过分!」
「还留有很多给你呢,怎么了,坐在那发呆。」
「没,就是……觉得这饭菜真好吃呀。」
「我推荐的餐厅味道必然好呀!快吃吧。」
「嗯!」
莱茵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。
「似乎时间快到了。」
「嗯?什么时间?」
莱茵指了指之前圣诞树的位置。
sake转过头看去。
原来在那里的圣诞树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串正在跳动的数字,是一段倒计时。
「距离20XX年还有120秒。」
数字在不断的变小。
许多行人开始停下了脚步,站在原地,和sake一样注视着这段倒计时。
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。

「10,9,8……」
全息投影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围成了一个圈。
「6,5……」
一种莫名激动的心情,倒计时结束以后会发生什么呢?会不会是世界末日呀。
最好别是,我还想和姐姐大人在一起更久呢!
「3,2,1!」

倒计时结束,“元旦快乐”四个字被投影了出来。
随后周围升起了烟花,烟花飞到空中,爆炸声之后,绽放了开来,彩色的光芒闪动在天空上。
烟花不断整齐的按照固定的排列方式升到空中,不断的绽放开来,不断的变换着组成的形状,彩色的光洒在了周围每一栋建筑物,每一个人,洒在了sake和莱茵身上。就连天空也在不知不觉间染上了这梦幻般的色彩。
即使这是全息投影投影出来的,大家也仍然看得非常入迷。

sake像个小孩子一样盯着不远处的烟花,像是看见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兴奋。
「怎么样,好看吧。」
「嗯!好看!」
sake的语气中带着兴奋。


烟花慢慢停了下来,只剩下了元旦快乐这几个字。周围染上的色彩也一丝不留的回到了全息投影中去。聚集起来的路人也随着慢慢消散的烟花慢慢的散了开来。
sake还是呆呆的看着全息投影的方向。
莱茵站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「好啦,别看了,下次再一起去其他地方玩吧。」
sake将视线移了回来。
「就我们两个人?」
「嗯,不然呢?」
「好的姐姐大人,没问题姐姐大人!」
变回了和原来一样精神的sake。
「好了,吃饱了就回去了吧,也很晚了。」
莱茵转身准备离开。
「嗯!」
sake跑过去抱住了她的手臂。

——烟花再怎么好看,也就只有绽放的那一瞬间,但是姐姐大人你知道吗,我对你的感情那可是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呢!

(完)


如果存在那么一个世界

emmm,第一章就这么摸出来了,出来了,来了,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章   “姐姐”

「康捷斯是世界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。这里有着良好的环境,发达的科技,出色的人工智能和优秀的教育体系。你可以在这里体验到不一样的生活……」
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一个巨大的全息投影正播放着一段宣传这座城市的广告。广告中的内容让人听起来感觉有些虚幻,像是架空的未来都市,但它就是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。
机器人穿梭在人流之中,繁忙的工作着。
抬头望去,周围全是高耸的建筑物,让人有些分不清方向。
每个建筑物相似但又独特的科技感也会让你觉得晕头转向的。
你可能会很快迷失在这座钢铁丛林之中。

不过,这座城市里有着一些标志性的方向标。
比如早上,你可以跟着成群结队的学生队伍,走到这座城市的学园区。
这里集中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学园。

现在是三月份,春天已经悄悄的到来。
这座城市的气温开始逐渐变暖。
一些喜欢温暖的花已经开放,比如樱花。
虽然在钢铁丛林中,花永远是很少见的,更不用提樱花这种对生长环境要求比较高的花了。
但是在巴比伦学园中,樱花正伴着温暖的阳光缓缓盛开,成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「樱花已经开了呀,今年真是早呢。」
sake走在学园里种着樱花树的小道上,如此喃喃自语着。

现在时间还早,学园里还没来什么人,十分的空旷。
远处只有几个圆形的扫地机器人,不断的把从树上掉落到路上的花瓣给收集起来。
sake比较喜欢这样独自走在遍地樱花的小道上。

一阵风吹过,树上的花瓣抖落下来,sake向前伸出手。
樱花从她的身边飘过,有一些落在了她的手中。
「真漂亮呢——」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,sake向传来脚步声的方向看去,正好与脚步声的制造者迎面撞上。
随即,两人都倒在了地上。

「疼……疼,谁呀!这么不长眼睛!」
sake揉了揉被撞的地方,想向对方讨要说法。
撞倒她的人是一个男生,穿着一身不符合年代的袍子,像个古时候的魔法师一样。

——他这是在玩cosplay么……

那个男生慌张的看了看四周,然后站起来跑掉了。

——真是没礼貌!连道歉都不会吗?

正当sake想站起来的时候,一位穿着吧台服的男生从同一个方向跑了过来,对坐在地上的她说了声「抱歉」,跑开了。

这两个人……是怎么回事?
留在原地的sake一脸懵逼。

「那个……你没事吧。」
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sake耳中,抬头看去,是一个穿着和自己相同校服的女生。
「快起来吧。」
女生向sake身出了手。

「你怎么倒在地上了?」
「啊,哈哈,遇到了两个奇怪的人……」sake拍了拍沾到了尘土的衣服。

「那个,请问教务处在哪,我今天刚转来这里,不太懂该怎么走。」
「教务处么,我带你去吧,正好在我要去的那栋教学楼。」

「哦,对了,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,我叫莱茵。」
身边的女生先开了口。

「我叫sake。」
sake这么回应到。

两个人向着学校里最高的教学楼走去。

「莱茵同学刚转来呀,在几班?」
「嗯……高二A班。」
「和我是同一个班哎!」sake有些惊奇的说。
「真的?那你能不能做我在这个学校的第一个朋友?」
「好呀~」

一直走到教学楼门口,两个人才分开,sake自己走回了教室。

上个学期刚分了班,与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分到了不同的班级。
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况且现在还遇到了莱茵这么好的人,没关系啦。

sake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教室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sake的位置在第三列的窗边,有些无聊的她往窗外看去。

不知道这样看着窗外的樱花发呆了多久,陆陆续续的有学生走进了这飘满樱花的风景中,学校里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和几个以前同班的同学打了声招呼,相互聊了聊自己暑假的生活。

很快,班上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。

周围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话题。
——寒假去哪玩了;作业做完了吗;看了今年寒假新出的电影没;我们班怎么还有3个空位呀……

——?
——还有3个空着的位置?

sake回头看了看,果然有3个位置没有人坐。

——这个学期该不会有3个人转来我们班吧……
sake疑惑了一下。

——这个学校虽然不是什么名门贵族才读得起的学校,但是当初自己考进来也费了很大力气,不过再怎么说一个学期来3个转校生,而且还分在同一个班这也太……

「叮——」上课零的响起打断了sake的思绪。

老师从门口走了进来,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站到讲台上的老师清了清嗓子说
「今天,有三位转校要转来我们班,」老师停顿了一下,朝着门口说「你们进来吧,站到讲台上来。」

从门口走进来了三个人,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,果不其然那个女生是莱茵。不过怎么感觉那两个男生好像也在哪里见过……

他们是……他们不是今天早上遇到的另外两个人么!
sake有些惊讶。

撞到自己的那个男生,已经把那套奇奇怪怪的衣服给换成了校服,不过还是给人一种特别不好接近的感觉。另一个穿吧台服的男生,现在还是穿着吧台服,看上去像漫画里的执事一样。

教室里同学们开始小声的议论着这3个奇怪的转校生。

——真是两个奇怪的人。
sake这么想着。

「大家安静。好了,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。」
讲台上的老师接着说道

「我叫莱茵,从今天开始和大家就是同学啦,请多多关照~」

「我叫len……」

「我叫卡诺,承蒙各位关照了。」说完,他还鞠了个躬。

「后面有三个空位,你们就自己选坐哪里吧。」老师指了指后面的空位。

三个人走了下来。
莱茵对sake笑了笑,坐到了sake身后的那个位置上,len和卡诺坐到了剩下的位置上。

「好,现在开始上课……」

由于是新学期的第一天,班主任在讲台上讲了许多关于新学期要注意的事情呀,目标呀,决心呀什么的……
说真的这些每次新学期都要强调一次的事情实在是有些烦人,sake在座位上听得昏昏欲睡的。
——莱茵在后面会是什么样子呢,好想和她吐槽下班主任说的这些无聊的话题呀。

在学校里的时间总是会给人一种特别煎熬的感觉,不过好在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「当,当,当……」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
sake靠向椅背,深吸了一口气。

本来找时间想和莱茵搞好关系的,但是自己空闲的时间基本上都用来补自己没有做完的寒假作业了,没怎么和莱茵说上话。

莱茵也挺受班上女生欢迎的,被她们围着问这问那的,毕竟莱茵那样温柔的性格和其他人很合得来吧。

把东西收拾好,sake提起书包准备回家,回头刚好看见莱茵走到了门口。

「莱茵同学,」sake叫住了莱茵「要不今晚一起回去吧,我顺便带你逛逛周围。」

莱茵回过头来笑了笑,说
「嗯,好呀,能被sake同学邀请我很开心呢~」

店里的钟显示的时间是5点46分,现在正是大街上人流量最多的时候。

刚下班赶着回家的白领,逗留在游戏厅前的学生,偶尔牵手一起走过情侣……
sake隔着玻璃看着这一切,喝着杯子里还剩一半的果汁。

放学的时间是5点10分,已经和莱茵到处走了近半个小时了,有些累了就走进了附近这家店里休息一下。

店里放着舒缓的音乐,让人感觉十分的放松。
这个时间大家都赶着回家,所以店里的人很少。
两个人坐在店里一个非常角落的位置。

静,十分的安静……

「呐……莱茵,我可以叫你作姐姐吗?」
盯着窗外的sake突然这么问道。

「嗯?」

「没……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啊……就是看着你想起了我的姐姐。如果不行的话,就当我没说过吧。」
sake知道自己突然这么问有些尴尬,在座位上有些不知所措。

莱茵搅动了一下面前的咖啡,看着sake微笑着说。
「我不介意呀,能有sake这么可爱的一个妹妹,我还求之不得呢。」

「嗯!好的,姐姐大人!」
座位上的sake显得十分兴奋。
「姐姐就够了吧,大人……」
「没关系啦,我喜欢这么叫~」
「好吧,随便你啦,我的妹妹。」

说着,窗外几辆警车开过。
交替闪过的红光和蓝光打在两个人的脸上,即使隔着玻璃也能听到刺耳的警笛声。
匆匆忙忙的向前开去。

「这是发生什么案件了吗?」
莱茵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警车低声说到。

「对了,给姐姐大人一个忠告吧,虽然这座城市白天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,不过一到晚上就有些乱了呢。最好不要随便外出去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哟。」

「有……有那么恐怖吗?」

sake向莱茵凑近了一些,并压低了声音。
「听说前几天有一个和我们同校同级的女孩子失踪了,刚刚的警车说不定就是去调查这件事的……」

说着,夕阳照射的角度稍稍抬高了些,泛红的夕阳透过玻璃照在了莱茵有些迷茫的表情和sake微微上扬的嘴角上。
气氛从轻松的安静变成了压抑的安静。

「嘛,不过这些都只是小道消息的说,不要太在意啦。要是真有这样的事发生,学校肯定会在今天早上的大会上把那件事当成例子讲出来的。」
sake向后靠去,并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点果汁。

「哎?!」
莱茵惊讶的叫了出来,不过发觉自己好像太大声了,于是向四周看了看,除了在柜台后看电视的老板,这家店里就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。

回过头来,莱茵认真地看着sake的脸说
「真是的,sake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么安静的地方讲这么恐怖的事情呀,很吓人的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假装认真的sake忍不住笑了出来「抱歉,只是看见姐姐大人这么认真,有点忍不住吓吓你。不过忠告你晚上不要随便乱跑是真的,这里晚上可是很乱的呢,万一姐姐大人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。」

「好,好,知道了」莱茵看了看墙上的钟,已经6点10分了「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回家吧。」

走出店里,街上的行人已经明显的少了很多,和姐姐大人在一个十字路口道别后,我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天空中的晚霞有一半已经变成了紫色,街边的路灯亮了起来,看来再过不久天色就要完全变黑了。

我加快了步伐……

如果存在那么一个世界

楔子

「咔哒——」
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,混杂在了这个繁华的科技都市之中。
「咔哒——。咔哒——」
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着它,一个又一个的齿轮开始转动了起来。
转动的声音越来越大,似乎已经停不下来了。

「当——」
与最后一个齿轮相接的钟被敲响,钟声传遍了整个都市。
可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齿轮们就这么无止境的转动着,转动着……
直到一切都消失了,都市消失了,钟声消失了……那么齿轮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,于是齿轮也随之消失了……

「这下你该满意了吧。」
「那么,赶快让齿轮转动起来吧。」

如果存在那么一个世界

人设从初中的时候就想好了,到了大学才有时间码出来,正篇现在在写大纲,迟早有一天会写出来的!
不过没有正篇你们看不懂番外罢了2333333
第一次写文,文笔可能比较差,希望看到了的大佬轻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深夜,一辆黑色的轿车在空无一物的道路上行驶着。

 

「啊——居然睡着了,明明平时精力比谁都要旺盛的,现在安静下来了倒像个小孩子一样。」sake从副驾驶的位置回头看去。

 

此时的len正靠在卡诺的肩膀上睡觉。

像一只小猫一样,依偎着主人睡着了。

 

「睡得这么熟,看来主人这次真的是很累了。」

卡诺看着len笑了笑。

 

「姐姐大人也给我靠一下吧,我也很累了。」

说着,sake张开双臂向正在专心驾驶的莱茵扑了过去。

「不要闹,我正专心开车呢!」

莱茵腾出一只手将她扑过来的脸给按住了。

sake无奈只好乖乖回到的座位上。

 

「不过果然还是好无聊呀……」sake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说着「说起来你和len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好呀,总感觉这个小少爷到现在还是不太信任我……」

 

 

「好像从一开始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的,sake要听听我们以前的故事吗?」

 

「好呀,好呀!我最喜欢听故事了!」

 

「嗯,让我想想,我和主人的故事,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……」

 

 

卡诺看向了len,过往的记忆不断的被翻了出来。慢慢的,回忆停在了6年前的那一天,对,那就是故事开始的时候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似乎也是这么一个深邃的夜晚,在这个偏僻的豪宅的一个房间里……

 

「Die Hüter der zahlreichen wunder——(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守护者啊)」

 

一位少年手持一本古老厚重的书籍,正咏唱其中记载着的咒语。

 

「Und ich befehle dir, kommt in dieser Welt——(现在我命令你降临于现世)」

 

压低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稚气,从身形来看只是一个孩子。

 

「Gehorsam, befehle von mir——(服从于我,听命于我)」

 

古旧的木制地板上浮现出的魔法阵微微发亮,少年手中的魔法书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疾风吹得接连翻页。

 

「Mich MIT meinem namen - und sie unterschreiben Vertrag——(以我“连•维奥尔德”之名与你签下契约)」

 

少年把手举于胸前,魔法阵发出的光充斥了整个房间,手上的书翻页的速度也愈发加快。

 

「出现吧!我的从者——」

 

魔法阵从中心发出更加刺眼的亮光,空气好像开始颤抖了起来……不,少年已经能感觉到整个房间在明显的震动。下一个瞬间,少年手中的书被风吹到了最后一页并合上,房间内的光芒骤然消失,一切恢复了平静。然而与刚才不同的是,魔法阵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位少年,秀气的脸庞,温暖的笑容,碧蓝的眼睛,背后洁白的翅膀使他成为整个房间里最显眼的存在。

两个人相互对视着。

 

 

「你……你是?」

 

「我叫卡诺,受召唤现身于此。」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「哎?!魔法居然还能召唤从者!」一旁的sake发出惊讶的声音打断了卡诺。

「我决定了!我要是学会了魔法我一定要召唤一个跟莱茵一样的从者,哎嘿嘿嘿~」

 

莱茵感受到了从右边传来的一阵寒意。

 

「其实就现在而言用召唤一个侍从是不太现实的,必须拥有十分强大魔力才能实现。我也不太明白主人那时候是怎么把我召唤出来的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兴奋的sake冷静了下来。

 

 

「卡诺,冷……」靠着卡诺的len稍稍动了一下。

 

「好,好」卡诺用手把len往自己这边轻轻推了一下,两个人靠得更近了一些。

「那我继续讲下去吧。」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被召唤出来以后,主人十分的开心,非常激动的跟我讲了许多的事情,一直到很晚才睡觉。

 

第二天我以被收养的孩子的身份住在了这里,成了主人的贴身仆人,每天的任务就是照顾他,陪着他。

 

那真是非常快乐的一段时光呀。直到那一天……

 

 

「len,你过来我房间一下,我有事想和你谈谈。」

一个男人的声音闯进了这个房间。

他是len的爸爸,杰里夫•维奥尔德。

 

len跟着这个声音走了出去。

 
两个人走到了一个房间里。
这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,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华丽的收藏品。淡黄色的灯光从各个方向照射出来,经过这些金制藏品的折射投入到这个房间之中,让整个房间显得更加富丽堂皇。

 

但是len讨厌这里。于是他先开了口,想让这个对话尽快结束。

「怎么了吗,父亲大人?」

 

「你不会,又在弄魔法那方面的东西了吧……」

 

「……」le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像是被抓到把柄了一样僵在了原地。

 

男人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,抽了起来。烟慢慢的在房间里面扩散了开来。

 

「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再去研究魔法这种老掉牙的东西了吗。现在魔法能做的事情科技都能做到,我们维奥尔德家族也是时候该改行了。」

 

烟随着男人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一起吐了出来,缭绕在len的周围。

烟的味道让len感觉很不舒服,喉咙堵塞着。

 

「可是,妈妈她说……」

「你妈妈她就是被魔法给害死的!」

男人用力的锤了一下沙发。

len站在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

整个房间仿佛静止了几秒。

随后男人开了口

「好,过去的事情我不会追究,毕竟你是她的儿子。不过如果你再去碰任何有关魔法的东西,你就给我离开这个家!」

「现在,回房间去吧。」

 

 

len从这充满了令人不舒服的烟雾的房间里走了出来。失落的走回了房间。

——再也不能使用魔法了吗……

 

 

「咔哒——」房间的门被打开了。

 

「主人!」卡诺看到len走了进来非常开心。「怎么了吗,脸色这么差……」

 

「啊哈哈,没事……」len十分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脸。

 

「有什么心烦的事情就和我说吧,或许我能帮你解决呢。」卡诺脸上展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微笑。

 

len仍然站在门口,手扶着门把手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

len把脸稍稍侧了过去,说:「呐,卡诺,即使我以后不再是你的主人,你也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的,对吗?」

——一个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了的问题,似乎自己就不该这么问的,在问出口的那一刻就开始后悔了……

——不过,自己还是想知道,如果抛开被契约约束了的这个关系,你会怎么回答呢……

——手也因为这个接下来这个不确定的答案而下意识的抓紧了门的把手……

——我们还会是朋友吗……

——你的回答呢……

 

「嗯,我会的。」

非常平淡的回答,没有一丝的犹豫。

似乎从一开始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了呢。

 

「哈哈,这是基于契约中“永远忠诚于我”这样的约束你才会这么说的吧,像我这样的人……」

——像我这样没用的人……

 

「并不是的,在我看来主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法师。」卡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向len慢慢走去。「如果没有约束,能和主人像现在这样交上朋友我也一定也会非常高兴的。」

 

len抬起了头,和来到自己面前的卡诺对视着。

——你这个笨蛋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是能给我带来无限勇气的这件事情,你自己难道没有一点知觉吗……

 

「卡诺……」

「嗯,我在,有什么吩咐吗?」

「和我一起,从这个家逃出去吧!」

 

 

夜里,稍微晚一些的时候。

整个豪宅都陷入了沉睡,只有一个房间仍在骚动着。

两个少年正制定着如何从这里逃出去的计划。

 

终于,大厅的钟准时的敲了12下。

那个房间的窗打开了。

 

「卡诺,不问问我到底为什么要从这里逃出去吗?」len站在窗前,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月亮这么问到。

 

「这是主人你的决定,我只是这么遵从而已。」

 

「我并没有命令你遵从我的选择。那如果按照你自己的想法,你还会跟着我吗?」

 

「我只是想在主人的身边而已,无论这个决定是正确还是错误。」

 

「你这人……」len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,不过很快就换回了平常的语气「算了,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了。」

 

「好的!」

 

在夜色的保护下,两个少年从窗户一跃而下,消失在了森林之中。

 

 

似乎就连天空都在关照着他们,刚刚还是撒满了大地的月光,现在都被云朵给遮住了,没有一丝光芒能逃出来。

 

周围一下就暗了下来,不过这样正好,逃跑的时候不就是需要这样的气氛吗。

 

两个人缓慢的在森林中移动着。

「呼——」len喘了口气。似乎已经走了非常长的一段路了,看样子只要顺利,很快就能走出这片森林……

 

「主人!小心!」

在卡诺的叫喊声中,len感觉自己被推了开来,倒在了地上。

随后周围的地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裂声,像是什么巨大的东西砸了下来。

 

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在离之前位置很远的地方了,卡诺挡在了自己的身前。

 

仔细一看刚刚砸下来的东西……

等等,那不是物体,而是一个人!

而且这个人我是认识的。

 

len站了起来,对着声音的制造者说「怎么了吗,管家大人。能让您深夜出现在这样的地方,想必一定出了什么大事吧。」

——啊啊,最麻烦的事态还是出现了。

 

面前的这位是维奥尔德家的管家,身穿一套黑色的西装,手上拄着一根貌似是用来装饰的木制拐杖,鼻梁上顶着一副老式眼镜,长相有些沧桑,看起来经历了许多的事情。

不过正是因为经历了许多,所以才能当上管家的吧。

现在他所站在的这块地面上的凹陷,就是对他实力的证明。

 

「小少爷,我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事,你心理还不清楚吗?」管家轻轻扶了扶眼镜。

 

「啧,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……」

 

就现在这个情况看来自己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打倒他从这里逃出去;要么乖乖的跟他回去。

 

len自己心里也明白两个人之间实力的差距,毕竟自己在平时和他切磋的时候一次也没有赢过。

 

——不过……

len看了眼挡在自己身前的卡诺。

——我可不能在他的面认怂呀!

 

「那么,小少爷请乖乖跟我回去吧。」管家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们,似乎len会跟着他回去已经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了。

 

突然,一道蓝白色的光伴随着枪声从这片森林的某个地方射了出了。从卡诺的身边,到管家身旁的地上。电流的声音跃动在耳旁,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些闪烁的电光,地面被这强大的电流烧出了黑色的痕迹。而这道光的源头,是len手中的枪。

 

时间仿佛停顿了几秒,虽然不是很久,但是对于len来说这几秒比之前自己活过来的11年还要煎熬。自己的手还在因为刚刚开的那一枪而微微颤抖着,心跳也是加快到了极点。

刚刚的那一枪,是自己对这种逆来顺受的日子的终结,是自己第一次违抗父亲的意愿。

 

「我是不会回去的!」len的声音中有着些许颤抖,但是语气十分的坚定,手中握着的枪也对准了管家。

 

「嚯,本来我还以为不用武力就能把这件事情解决的,现在看来……」

 

一种不好的预感从len的全身穿过。

「卡诺!快跑!」

说着,自己也向后跑去。

 

「轰————」

巨大的撞击声再次出现。

回过神来刚刚所站的地方已经又变成了一个坑。

虽然已经看过了一次同样的招式,但是这样大的破坏力还是会让人感到害怕的呀。

 

——该怎么办呢……

len在大脑中飞速的思考着。

 

「卡诺,听我说,这个样子下去不是办法。他这样追着根本就没有突破口,在他下一次攻击之后我们分头跑,他是没办法追两个人的。」

「嗯,然后呢?」

「他一定会选择追我的,我想办法拖着他,你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击就行。」

「主人,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吗?」

——这真是一个蠢问题呀。

「我相信你,所以你也可以相信我,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主人呀!」

「嗯,我相信主人。」

不知道为什么,刚刚的恐惧感全部都消失了,卡诺的声音是有什么特殊的魔力吗。

 

「要来了!」

又是那种像是触电一般的感觉,随后脚下出现了一个紫色的魔法阵。

「卡诺,跳起来!」

两个人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跳去。

魔法阵发出了耀眼的光芒,整个地面炸了开来,碎裂的土块飞散在四周。

爆炸的声音结束后,卡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——看来卡诺已经跑开了,那么,要开始反击了!

 

「躲开了吗?小少爷比之前进步了不少呀。」

刚刚还是奔跑着的管家,现在速度已经慢了下来,缓慢的走着。

——现在小少爷似乎开始着手来对付我了,既然他不想这么快跑出去的话,那么就来陪他玩玩吧,让我来看看他到底进步了多少。

 

天空中的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开来,柔和月光打在了管家的脸上。

他笑着。

那种笑似乎是对这已成定局的“游戏”的一种享受。

他拄着拐杖,不慌不忙的向前走去。

 

这片森林突然安静了下来,一缕白烟从森林的某个地方冉冉飘起,消失在了半空中。

空气中弥漫着些许烧焦的味道。

 

此刻,len正屏着呼吸,静静的趴在树干上,从瞄准镜中观察着远处慢慢靠近的管家的一举一动。

两个人从刚才开始就没再有什么动作了。

瞄准镜的中心是管家的脑袋,只要现在扣下扳机,他就会毙命于此,自己和卡诺就能逃出去。

但是len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知道这么做的成功率很低,而且只要一旦失败,自己的位置就会暴露。

而且就以管家老谋深算的性格来说,敢这么随意的走在我的狙击范围之内,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防备。

现在只能等待一个机会。

 

瞄准镜中的管家突然停了下来,张望了一下四周。

——现在是不是就是那个机会了呢?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不如……

len这么想着,扣下了扳机。

枪声响起,蓝白色的电光再次从枪口射出。

光束贯穿了挡在前面的树木,笔直的向着远处的管家射去。

就是那么一瞬间,子弹击中了物体,电流从击中的地方四溢开来,范围内电光不规则的跳动着。

跳动的电光持续了一会,慢慢的消散了。

 

len再次从瞄准镜中看去,刚刚击中的地方大部分的树木被烧焦了,中心已经成了凹下去的一个小坑。但是瞄准镜中并没有管家的身影。

那种程度的攻击他不是被烤成焦炭了,就是根本没有命中。

len现在十分的慌张,不停的变换着瞄准镜的方向。看来他也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打中。

不过无论怎么也找不到管家的位置。

不好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。

「是在找我吗,小少爷?」

一个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让len打了个冷颤。

——在下面!

一瞬间,len就好像通电了一般明白了现在的状况,迅速的将枪口转向了树下,开了一枪。

「砰!」

电流涌出,借助着后坐力len跃上了半空中。

管家从电流中冲了出来,以一个很快的速度逼近着len。

「砰!」「砰!」

len又向下开了两枪,第一枪打偏了,管家很轻松的躲了开来。

而面对迎面而来的第二枪,管家用手中的拐杖轻轻一挥,子弹的轨迹就发生了偏折,转向了远处的森林。

很快,管家就越过了len,凌驾于他的上方。

那一瞬间,仿佛时间都静止了,两个人相互对视着。

在月光的照耀之下,len看清了对面这个人的表情。

他在笑。

那种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把猎物逼入绝境的猎人脸上的表情一样。

恐怖狰狞。

他在享受着这个过程。

 

不过很快,时间再次流动,管家将拐杖举过头顶用力的挥下。

len下意识的将枪举了起来,想挡下这一击。

随后,金属物体与木制物体的碰撞声响彻在了整个森林之中。

下一秒,伴随着从手臂传来的一阵剧痛,len飞了出去。

顺着有些扭曲的轨道飞了出去。

 

len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能感受到的只有手臂上传来的痛楚。

不过很快他的思绪就被背后又一阵剧烈的疼痛拉了回来。

他撞到了一颗树上,停了下来。

 

len的整个身体都嵌在了树上。

耳旁萦绕着一种“嗡嗡”的声音,还有自己身上微弱的电流声。

len稍微动了一下,从树干中挣了出来,落在了地上。

一阵恶心的感觉在胃里涌动着。

 

——可恶,他是想杀了我吗……

——要不是刚刚我用电流缓冲了一下,可能现在骨头都散架了……

len坐在地上靠着树干,缓慢的调整着呼吸。

管家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,站到了len的面前。

「怎么样,小少爷,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吧。」

管家依旧在笑着。

虽然这种笑带着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,可是len看来,这种笑又是另外一种感觉。

「请原谅我刚刚的无理,但是维奥尔德大人(就是len他爸爸)说了,只要给你一些教训,下次你就会长记性了。」

 

——就……到此为止了吗……

len这么想着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「当!」

一阵金属与木头碰撞的声音再一次回响在了这片森林之中。

len猛的睁开了眼睛。

面前,管家手中的拐杖与卡诺手中的剑撞在了一起,两个人僵持着。

不过很明显,管家处于下风。

拿着拐杖的手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略微颤抖着,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吃力。

「当!」

一声轻响,管家被弹开了,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,还因为重心不稳的缘故摔倒在了地上。

他一只手撑着地,另一只手拄着拐杖迅速站了起来。

他脸上的表情变了,不再那种让人猜不透的笑了,而是一种惊讶、恐惧、凝重混合在一起的表情。

 

而此刻站在他对面的卡诺正用剑指着他,眼神中是盖不住的愤怒。

「你是不是忘记了,你的对手是两个人?」

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,像是狮子的低吼。

卡诺是真的生气了。

这还是len第一次见到卡诺的这副模样,平时一直在他身边傻笑的卡诺,居然也能有这么厉害的一面。

——之前怕他受伤才把他支开的我真是个笨蛋呀。

——但是,他是在为了什么生气呢?为了我吗?

 

卡诺深吸了一口气,将剑举了起来,摆出了一副要进攻的姿势。

管家低头思考了一会,开了口

「好吧,你们赢了,我可以当做今晚什么也没有看到,放你们走。不过你们可不可以也放过我这个老头子呢?」

语气中满是妥协的味道。

不过卡诺仍旧举着剑不肯放松,他稍微侧头看了一下len,等待着len的答复。

 

「哈哈,那还真是谢谢管家你“大发慈悲”放我们走呢。」

len看着管家,朝他挥了挥手。

「那在下就先回去了……」说着,管家慢慢向后走去,消失在了树木的阴影之中。

 

直到管家的背影从视线范围内完全消失,卡诺才把剑收了起来。

随后向len扑了过去。

「主人!没事吧!」

「嘶——!」

一声急促的吸气声,吓得卡诺赶紧放开了手。

「对……对不起。」

「没……没事。」

眼前的卡诺恢复了原本的样子。

和其它人不同,这大概就是他最真实的样子吧。

「很疼么?我带主人你去医院吧,能站起来吗?」

len试着稍微用了一下力,但是得到的是从身体各处传回来的疼痛。

「大概站不起来了,这种偏僻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来的,我也还没有学会空间传送的魔法……对不起,给你拖后腿了。」

「怎么会,」卡诺笑了笑「来,主人,抓住我。」

卡诺缓缓的将len抱了起来(公主抱,我不会写,你们自行体会一下),动作非常的轻。

「等等,你要干什么?」

一对洁白的翅膀慢慢的从卡诺的背后展开,皎洁的月光洒落在羽毛之上,泛起了柔和的白光。

——啊啊,我都忘记了,这家伙事个天使呀。

「主人,抓稳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夜色之下,两个人飞离了这片森林。

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「唔,原来你们以前还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呀,看来以后我得对这个小少爷另眼相看了呢。」

sake在座位上玩着自己的头发,不断的用手指把它们卷成一团,然后再慢慢的梳理好。

 

「哈哈,主人其实很厉害的呢。」

卡诺伸手去摸了摸len的头。

 

「不过我有个问题啊,你为什么会知道一些以len的视角发生的故事呢?比如他爸爸和他说话那一段。」

sake又用手指把头发卷了起来。

 

「从那时候开始我和主人就住在了一起,偶尔晚上他一个人睡不着,跑到我房间里来和我说的。」

「嗯????」

sake意识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,迅速的转头看向卡诺。

卡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让sake这么激动,尴尬的笑了笑。

「在床上?」

「嗯,是呀!」

卡诺脸上闪烁着天真的光芒。

sake捂住了脸,默默转了回来。

「呐,姐姐大人,我们晚上也一起在床上促膝长谈吧,我想知道你的一切!」

「你想过来的话,就先做好被我暴揍的准备吧。」

「……不!!!为什么!!!!」

sake的呐喊声在车里回荡着,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。

 

一个和平的夜晚,一辆汽车正外道路上行驶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完)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:

「咚。咚。咚。」

夜里,木制的门被敲响,随后被缓缓的推开。

身着西装的管家走进了这充满了淡黄色灯光和金色饰品的房间。

「怎么?这么狼狈,连两个孩子都打不过?」

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烟被一圈一圈的吐出

 

「十分抱歉,我没有料到那个卡诺这么厉害,能在我的拐杖上留下划痕的人不多,而他是其中一个。」

管家略微低着头,神情十分懊悔。

 

「也罢,我早就知道这个家留不住他,既然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能独自一人出去闯荡了,那我也没什么理由再留着他了。让他去吧,或许成为一个和他母亲一样的人能让他更好的活下去。」

男人将手中的烟掐灭,扔进了烟灰缸中。

「对了,记住关注一下他们的生活,有什么能帮的忙就尽量帮一下,尤其是经济上的问题。」

 

「好的,我明白了。」

说完,管家走出了房间。

 

留在房间中的男人望向了窗外的月亮。

——瑞亚(len母亲的名字),有这么一个憧憬着你的儿子,你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呢。

 

 

 

(后记完)